白柠傅宸免全文免费阅读(白柠,傅宸)

2024-04-05 08:34 星期五 56点热度 0人点赞

简介: 《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文章讲述了:白柠附身拿了一罐啤酒,喝了一口酒,拨通手机里的备注‘L’的联系人。 “查到了么?” “我正要给你打电话。”这次白柠没有开变音器,对方的声音也很年轻。 “傅宸当天也做了心脏手术,不过是不是季墨寒的心脏,暂时还不知道。” 傅家是京城第一大豪门家族。 以他们的手段,自然不可能让人查到这些信息的。 白柠眯了眯眼,一口喝完啤酒,红唇微微勾起,有些冷,“行。我自己查。” 和傅家联姻就是最好的途径。 把空瓶装进箱子里,起身,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声音寡淡:“走了。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让拿了你心脏的人来赔罪。”
第1章 替嫁
历城,季家。
“白柠,嫁给傅少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虽然傅少快死了,但他死后你也能分到不少家产。”
主位上,一位老太太端坐着,手里拿着一根拐杖,布满皱纹的眸子盯着她眼前的女孩,眸里的嫌弃意味十足。
白柠背着黑色的挎包,一身纯黑色的卫衣,她低垂着眸,眸子半眯着,双手插在兜里,漫不经心的点点头。
“我警告你,最好听话,好好讨好傅少,事事以季家利益为主,为季家拿下项目上的投资,等傅少死了,我便能还你自由。”
白柠抬了抬眸,嘴角勾出一抹邪气的笑,“我不听话呢?”
老太太神色一变,眸里掠过一道狠意,一张脸扭曲又狰狞,“要是不听话,我便把你送到京城的销金窟,让你受尽人间折磨,一辈子都没有出头之日。”
闻言,白柠挑了挑眉。
销金窟?
她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男人的天堂,女人的地狱。
“你奶奶已经被我送到市中心的VIP病房了,要是想救你奶奶,你知道该怎么做。”
“恩。”白柠依旧敛着眉,声音低低的,浅浅的。
这时,白柠的手机响了,是短信的铃声。
她掏出手机,动作缓慢的回复信息。
季老太太见白柠竟敢不把她放在眼里,还当着她的面玩起了手机,顿时怒火中天。
她猛地一拍桌子,怒声道,“我在跟你说话,你居然在玩手机?还有没有教养?”
“一个乡下人,从小没妈教育,就靠半死不活的奶奶养,能有什么教养?”开口的是季欣蕙,季老太太大儿子季易宇的二女儿,字里行间尽是尖酸刻薄。
白柠眉眼微抬,瞳孔里折射一道冷光,她双手插在兜里,单薄的身影风一吹就倒,身上却散发着强大的气势。
季欣蕙被这一眼吓住,下意识的垂下了眸。
“不好意思,我是个野孩子,不知道礼貌是什么。”白柠收回目光,面容清冷,没什么表情,语气不紧不慢的。
季家人被她的态度惹怒了,有人忍不住骂道,“哼!一副穷酸样,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你可别这么说,毕竟人家以后可是要嫁给傅家大少爷的,万一找我们麻烦怎么办?”有人嘲笑。
“哈,就她还找我们麻烦?别被傅家大少爷吓死才好。”
周围嘲笑的声音一道接着一道。
白柠抬眸,不冷不淡的扫视她们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季老太太旁边站着的女人身上。
那女人是她亲妈,孙予柔!
她在季老太太旁边低眉顺眼,却对白柠怒目圆瞪,似乎在眼神警告她,让她安分点。
可笑的是,她的亲生女儿被别人当众嘲讽谩骂,她却充耳不闻。
白柠勾了勾唇,收起手机,目光直视老太太,“还有事么?没事我饿了!”
“你!”季老太太被气的不轻,却只能强忍着。
现在还指望白柠替季馨嫁人。
“罢了,孙予柔,你带她回去洗漱洗漱,顺便教教她规矩,几天后的订婚宴,要是给我搞砸了,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老太太摆了摆手,示意孙予柔带着白柠走。
她是多看白柠一眼都觉得糟心。
到底是乡下来的,上不了台面。
“是,妈。”
孙予柔说了句,就强拽着白柠离开了。
一路上,孙予柔没说一句话。
直到车子停在明华园别墅。
这里是孙予柔和她二婚丈夫季易安的家。
一进门,孙予柔就动作粗鲁的把白柠推进们,怒声道,“我警告你!这里是季家,不是你奶奶家,你最好把你的坏习惯都给我收起来,要是再在季家这些人面前丢我的脸,我饶不了你!”
白柠双手插在兜里,眉眼微抬,一副痞里痞气的样子看着她。
十几年前,她父亲失踪后,孙予柔不顾夫妻情分,毅然决然的把只有一岁的她扔给奶奶,自己一个人跑到历城,嫁给了历城的富豪季易安。
十几年来,对她不管不顾,现在为了利益接她回来,依然对她是这样一幅嘴脸。
孙予柔嫁到季家十几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她举手投足间都是贵妇的做派,眼下瞧着白柠一副街头混混的模样就来气。
“这次跟傅家联姻,是你的机会,嫁给傅家大少爷,你能少奋斗几十年。”
闻言,白柠抬起了头,看着眼前这个对她谆谆教导的人,忽然就笑了,那笑容有些冷,不达眼底,“这么好的事,怎么不让你二女儿去?”
“你能跟馨儿比么?她可是我精心培养出来的,将来势必有更好的人生,怎么能嫁给傅家那个……”
谁不知道傅家大少爷半年前生了一场大病,不仅脾气暴虐,容貌尽毁,而且传闻,傅家大少爷可能活不了两年了。
她绝对不能让季馨年纪轻轻就丧偶,掉进火坑。
“妈!你回来了?”这时,一道娇滴滴的声音传了过来。
孙予柔看见她,愤怒的脸立马化作一团柔情,“馨儿,你不是去练琴了吗?怎么这么早回来?”
“我……”季馨垂着眸,一副娇柔的样子,“我担心你们没谈好,妈,我真的不想嫁给傅少……”
“放心吧,妈都安排好了,绝对不会让你嫁过去的!”孙予柔安慰道。
季馨松了一口气,视线落在白柠身上,“这位是姐姐吧?”
她走过去,伸出手,笑的很甜,“你好,姐姐,我是季馨。”
白柠看着她伸过来的手,白皙又纤长,一看就是常年保养。
她抬眸,盯着季馨的脸,眉宇间,两人有几丝相似之处。
她淡淡的瞥了眼季馨,直接越过她上了楼。
“白柠!”孙予柔一见她的态度就来气,顿时就吼了出来,“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妹妹跟你说话,你没看见么?你要是再给我目中无人,我立马停了你奶奶的药。”
白柠脚步微顿,回头看了眼她,那眼神冰冷。
随后,她什么话没说,进了房间。
“你!”
孙予柔气的不轻,脸色都泛着青紫。
季馨急忙安抚,“妈,别生气,姐姐大概是内向,我以后会好好和姐姐相处的,争取让她接受我们。”
“馨儿,还是你好。”看着这个乖巧懂事的女儿,孙予柔心里好受多了。
“妈,要是姐姐反悔呢?”季馨有些担心,白柠看上去不像那么容易妥协的人。
“我有的是办法让她老实听话。”孙予柔狠声道,对付乡下丫头,她手段多了去了。
季馨笑了笑,眸子不自觉的看向楼上紧闭的房间,一道不易察觉的光掠过。
第2章 傅家大少
楼上。
白柠简单的收拾了行李,然后去洗了澡。
洗完澡出来,她拿出一台黑色的电脑,按了开机键。
电脑桌面很干净,一个软件也没有。
白柠白皙的手指在电脑上快速的敲击,很快,电脑弹出一个页面,一串串代码显示出来。
两分钟后,她停了下来。
电脑上显示着一份资料,盯着资料,她红唇缓缓勾起。
傅家少爷?
傅宸?
她手指撑着下巴,目光具有侵略性的看着照片里的男人。
许久后,她勾了勾唇,红唇露出一丝浅淡又邪气的笑,“别急,我们会见面的。”
历城,名苑。
傅宸站在落地窗前,窗外浅淡的光影照进来,将他的身影拉的纤长,轮廓分明的五官如同被上帝精心雕刻的一般,鼻梁高挺,薄唇冰冷。
光影下,他身上那股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那双深邃的眸,如一潭深不见底的潭水,薄唇抿着,脸上没什么表情。
“傅爷,季家把原本要嫁过来的季馨换成了白柠。”傅宸身后,黑色西装的邢宇恭敬的站着,嗓音暗沉,“她是季易安夫人的大女儿,要不要我去找他们?”
“不用。”傅宸转过身,嗓音寡淡。
“听说这白柠的品性不行,整日跟一群混混鬼混,坑蒙拐pian样样俱会,她这样的人,如何能当得起傅夫人?”邢宇有些恼,季家敢耍傅爷,难道不知道后果么?
傅宸挑了挑眉,眸光深沉,“你认为什么人当得起傅夫人?”
“至少也是优秀的。”配傅爷的女人,怎能不是人中龙凤?
傅宸眯了眯眼,“我的身体状况,谁肯将优秀的人嫁我?”
邢宇低着头,抿唇道,“我一定找到鬼面,请他治好你的病。”
“鬼面岂是那么容易能找到的?”
若容易找,就不会几个月还没消息。
傅宸摆了摆手,“去准备一份见面礼,第一次见未婚妻,不能失礼。”
“可是……”
邢宇还想说什么,傅宸冷冷的看他一眼,他只好噤声。
历城墓园。
天空忽然下起了雨。
一身黑色卫衣的白柠垂着脑袋,步履缓慢的朝着墓园深处走去。
鸭舌帽遮挡住了她的脸,她走过的地方,只留下一道消瘦的残影。
她浑身透着一股低气压,眉宇间都是冷的。
左手拎着一箱啤酒,右手拎着冥纸和蜡烛,走到写着‘季墨寒’名字的墓碑前停下。
没有打伞,雨水打湿了她的衣裳,却浑然不觉。
打开冥纸,动作熟练的掏出打火机点燃蜡烛,再点燃冥纸,直到冥纸烧完,才打开一瓶啤酒坐在墓碑边缘的石阶上。
她眼睑微抬,看向墓碑上的照片,唇角勾起浅浅的弧度,配上她那张绝美面孔,显得凄美寒凉,她红唇微启,“我来了……你,还好么?”
照片上的男人轮廓分明,阳光般的笑容立刻就穿透了她的心。
季家所有人只当她是个没人要的野孩子,却不知,他们最宠爱的儿子,早就跟她认识。
他们之间的感情,季家那些人,如何懂得?
雨越下越大,白柠瘦小的身体几乎被淹没在雨水当中。
这时,一阵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白柠收回视线,打开变音器,接起电话,“说。”
变音器里的声音是一道很沧桑的男声。
“有人下单,要鬼面的联系方式,十亿。”电话那边的声音也很有沧桑感,却多了一丝阴郁。
但对白柠,只有敬畏。
她可是K。
神一样的黑客高手。
“不接。”
白柠一只手插进兜里,脑袋垂着,嗓音寡淡,“发一条通知,一年之内我不接单。”
“什么?”电话那边的人大惊失色,“K不接单,你知道会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么?整个国际都要动荡。”
他都能想象,这条通知发出去后,会面临怎样的盛况。
白柠显然没有犹豫的意思,“就这样。”
关了变音器,同时关了手机。
电话那边的人再打过去时,白柠已经关机了。
他倏地起身,额上冒着汗,一边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打电话,神情焦急,“快,让所有人回来……”
与此同时,她从另一边的裤兜里掏出另一部手机。
这是她的私人号码,手机上的联系人少的可怜。
零零散散的就十几个。
白柠附身拿了一罐啤酒,喝了一口酒,拨通手机里的备注‘L’的联系人。
“查到了么?”
“我正要给你打电话。”这次白柠没有开变音器,对方的声音也很年轻。
“傅宸当天也做了心脏手术,不过是不是季墨寒的心脏,暂时还不知道。”
傅家是京城第一大豪门家族。
以他们的手段,自然不可能让人查到这些信息的。
白柠眯了眯眼,一口喝完啤酒,红唇微微勾起,有些冷,“行。我自己查。”
和傅家联姻就是最好的途径。
把空瓶装进箱子里,起身,看着墓碑上的照片,声音寡淡:“走了。再给我一段时间,我一定让拿了你心脏的人来赔罪。”
第3章 订婚宴
三天后。
傅家和季家的订婚宴。
傅家要跟季家联姻的消息,轰动了整个历城。
在无数人羡慕嫉妒的议论中,季家和傅家的订婚宴开始了。
按照傅家的规矩,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订婚宴一切从简,两家人一起吃顿饭,就算订了婚。
酒店订在了豪庭酒店。
历城最大的七星级酒店。
“一会见了傅家大少,你主动些,尽量博取他的好感,听到没?”去酒店的路上,孙予柔在白柠耳边不停的叮嘱。
白柠靠在椅背上,半眯着眸,懒懒散散的,完全没回应她的话。
“跟你说话,你给我认真点!”
孙予柔就是见不惯白柠这幅痞里痞气的样子,每次跟白柠说话,她的火气就不由自主的上升。
“你要是在傅家大少面前还是这幅鬼样子,搞砸了婚事,别说你奶奶得不到医治,你也会死无葬之地,你最好把我的话听进去,我没有跟你开玩笑。”
孙予柔觉得这个女儿大概跟她八字不合。
对方总能把她气的半死。
白柠侧首,清冷的眸子盯着孙予柔,眉眼间都是不耐烦,她从背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头戴式耳机,嗓音冰冷,“要不你去跟傅家大少结婚?”
“你这是什么态度……”
孙予柔正要发作,白柠低吼一句,“不去就他妈闭嘴!”
吵的要死!
白柠把耳机扣在脑袋上,手机里的音乐调到最大声,不再理孙予柔。
孙予柔只觉胸口一阵抽疼,气急败坏的。
白柠余光只看到孙予柔那张尖酸刻薄的嘴一张一合,表情愤怒,十分冷漠的收回目光。
季馨坐在驾驶位,透过镜子看了眼白柠,勾了勾唇,没说话。
跟傅家的订婚宴,季家自然要比傅家人早到。
白柠他们到的时候,季老太太和她大儿子一家人都到了。
全部正襟危坐,她们都精心打扮了一番。
尽管外界传闻傅家大少容貌尽毁,但季家人不敢怠慢。
傅家动动手指就能让季家永远消失,原本季家私自换人的事就很有可能惹恼傅家大少,若礼数出了问题,季家可就真的毁了。
白柠她们一进门,季老太太看到她的穿着瞬间站了起来,脸上的愤怒显而易见,“混账!谁让你穿成这样来的?”
白柠还是穿着她那身廉价的黑色卫衣,戴着黑色鸭舌帽。
季老太太扭头对着孙予柔破口大骂,“你是死人吗?不知道这是什么场合?让她穿成这样就来,你是想毁了我季家吗!”
孙予柔本就怕季老太太,被老太太这么一吼,身体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妈,我给她买了礼服,可这死丫头说什么也不肯换,你也知道,她没养在我身边,我说的话,她听不进去。”
孙予柔在心里把白柠骂了好几遍。
出门前她无论怎么威逼利诱,白柠就是不换衣服,季易安也不想太为难白柠,就没让换。
可在季老太太面前,她也不能说季易安的不是,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
“马上带她换衣服。”
季老太太浑身散发着威严的气势,她看了眼时间,“来不及了,傅家人马上就到……这样,欣蕙跟白柠的身高差不多,让她们去洗手间换衣服。”
“奶奶,我不要!”季欣蕙跺着脚,气的快哭了。
让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穿她的衣服,比杀了她还难受。
“你不要?”季老太太一道凌厉的目光看过来,“难道你想得罪傅家?你承受的起后果?还是你想嫁给傅少?”
“我……”季欣蕙咬着唇,有气又委屈,只能瞪着白柠。
季老太太淡淡的看她一眼,冷声道,“你若承受的起后果,可以不换。”
季欣蕙是骄纵了些,但她不傻。
傅家,她们得罪不起。
若是因为她不肯换衣服得罪了傅家,那她就成了季家的罪人。
她在内心做了许久斗争,恶狠狠的看着白柠,“还不快跟我去换衣服?”
从进门,白柠就双手插兜,冷漠的站在门口,看着季家这群人上演大戏。
眼下,戏看够了,她径直走到桌前坐下,懒散的靠着椅背,不紧不慢的开口,“不去!”
第4章 再威胁我试试?
这一开口,孙予柔一下就爆发了,“白柠,你别给脸不要脸!”
孙予柔在老太太那受了气,心里本就窝火,白柠又很不识趣,她伪装的贵妇形象,瞬间就崩塌了。
“我接你过来,给你奶奶安排最好的医院,不是让你来给我添堵的,我警告你,马上去给我换衣服,否则,我立刻停了你奶奶的药。”
白柠倏地回头,那双眸子潋滟着血色,瞳孔的光骇人,她缓慢的起身,清冷的面容下掩藏着几许冷意,“别再拿我奶奶威胁我!”
孙予柔被她的目光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发生什么事了?”
包间门被推开,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进来。
这是季老太太的二儿子,季易安。
也是孙予柔的二婚丈夫。
季易安虽然五十岁,但他保养的好,在他脸上完全看不到岁月的痕迹,那双眸子总会不经意间流露出锋芒。
他最近在出差,刚刚才赶回来。
季欣蕙早就看白柠不顺眼了,三两下就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季易安。
季易安走到白柠面前,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对季老太太说,“她没在我们家生活过,对上流圈的规矩也不太懂,她也不可能一下就学会礼数,以后慢慢教。”
季老太太冷着脸,语气冰冷,“什么话?今天是她和傅家大少的订婚宴,穿成这样,我们季家的脸往哪放?”
“傅家那种格局,不会在意这些小细节。”季易安看了眼时间,“傅家人快来了,快点坐吧,别人家来了,我们家还乱糟糟的站着,这才丢脸。”
“是啊,奶奶,姐姐刚来历城,有些事情还不太懂,你们就不要逼她了,毕竟她也是替我……”从进门就没说过话的季馨,上前挽着季老太太的胳膊,温柔的笑着。
“以后我会帮姐姐适应家里的生活的,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别跟她计较了。”
季馨一开口,季老太太的脸色缓和了些,思虑片刻,最终没再计较,“罢了,都坐下吧。”
季家人都入座后,白柠抬了抬眸,瞥了季馨一眼。
很有深意的一眼。
没一会,包间门被人推开,进来两个男人。
一位带着银色的面具,在酒店灯光的照耀下,他纤长的身子缓慢的进来,面具底下的眸子深邃如墨,王者般的气势浑然天成。
但他把自己包裹的很严,穿着一件高领衬衫,外面搭着长风衣,密不透风,连脖子都看不到。
另一位,身材高瘦,一头棕色的碎发遮挡住他半边眼睑,他的眼睛很好看,似漆黑夜里一道明亮的光。
“抱歉,久等了。”银色面具的男人眸光扫了季家人一眼,视线落在靠在椅子上,从进门就没给过他一个眼神的白柠身上,很快,收回目光。
“我们也是刚到,傅少,您快坐。”面具男一开口,季家人都站了起来,季老太天的语气又拘谨又恭敬。
尽管他们没见过傅家大少爷的面容,但传言傅少毁了容,不用猜就知道戴面具的这位就是傅家大少爷,傅宸。
“以后就是一家人了,不用客气,你们坐吧。”虽然傅宸带着面具,看不到他的脸,可跟他说话,季家人还是感觉到很大的压力。
就连经历过世面的季老太太都不敢看傅宸的眼睛,总觉得那双眼睛像是一只潜伏在深夜里的狼,看一眼就能撕碎她。
季家人拘谨的坐着,脸上都露着谄媚的笑,除了白柠。
“你们好,我是江时越。”另一位男人进来报了名字,就没说话了。
季家人脸色微变,江时越是京城江家的少爷,没想到订婚宴他也来了。
听说江时越和傅宸关系很好,看来传言并不作假。
做了自我介绍后,傅宸就恩了一声,季家人惧怕他身上强大的气势,没人敢先开口说话。
孙予柔在旁边扯了扯白柠的衣服,示意她主动跟傅宸搭话,白柠看都不看她一眼。
“傅少,不知您父母什么时候来?”季老太太看过了许久,包间再无人进来,忍不住问了一句。
傅宸眉眼微抬,嗓音寡淡,“他们有事处理,来不了。无妨,订婚走个流程就行。”
他的视线在众人脸上转了一圈,落在季馨身上,一只胳膊放在桌上,身子微微倾斜,“这位就是季馨小姐?”
季馨浑身一紧,对上傅宸那探究的眼神,慌乱的低下头。
傅家原本指定的订婚人选是季馨。
只是季馨不想嫁给傅宸,于是季家才把白柠接过来,替季馨嫁人。
孙予柔以为傅宸还不知道他们换了人,担心他看上季馨,非她不娶,便着急的解释。
“傅少,是这样,我们考虑到季馨年纪还不满十八岁,不好跟您订婚,就决定让我大女儿白柠嫁给你。”
“哦?”傅宸声线微微上扬,只一个字,便不再开口。
他如墨的眸子在面具下动了动,视线落在季老太太身上,只看着她,似乎在等一个解释。
季老太太心中咯噔一跳,“您不要误会,白柠虽跟季家没有血缘关系,可她是我们易安的继女,也算是季家的孩子。”
坐在一旁一直没开口的江时越忽然笑了,声音有些嘲讽,“是么?一个继女,能跟季家的千金小姐比?我说你们,别不是知道傅爷容貌毁了,只剩两年可活,就随便塞个什么人过来吧?”
说着,江时越猛地收住笑,神色一冷,“你们胆子挺大,敢戏弄我们?”
第5章 别祸祸人家姑娘了
这话一落,季家人大惊失色,一个个都坐不住了,急忙站起来。
“我们怎么敢戏弄傅公子?”季老太太的手在打着哆嗦,声音也止不住颤抖,“只是我们家实在没成年的女儿,这才不得已让白柠出嫁,若是傅家一定要馨儿嫁过去,那订婚不如等等……”
季老太太看了眼季馨,艰难的开口,“等馨儿满十八了,再跟您订婚?”
打心底说,季老太太不愿意季馨嫁给傅宸。
毕竟季馨是季家最优秀的女儿,这些年,除了季墨寒,就只有季馨能给季家长脸了。
季墨寒死了,若是季馨也毁了,那季家以后,真不知是什么光景。
可傅家来提亲的时候,点名要季馨,她迫不得已才答应季馨嫁过去。
后来孙予柔说可以让白柠顶替季馨,她认为这是个好办法,没想到惹恼了傅宸。
“喂!你要死了,就别祸祸人家姑娘了,没看出来人家不想当寡妇么?”就在季家人人自危的时候,一直坐在椅子上玩手机的白柠忽然抬头,冲着傅宸来了一句。
很欠揍的语气。
很引火烧身的话。
季家人被吓的面容失色。
孙予柔握紧拳头,气急败坏的骂,“你胡说八道什么,谁让你说话的,给我滚出去!”
季老太太也气的不行,碍于傅宸在这,没发火。
这白柠面上答应好好配合,现在在这里捣乱,事后要是傅家算账,她一定要让白柠生不如死,后悔今天的所作所为。
倒是季欣蕙没忍得住,指着白柠鼻子就骂,“你个乡巴佬,不把我们季家害了,你心里不甘是不是?你马上给我滚出去,我们季家不欢迎你。”
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季家人都看得出来,傅宸并不想娶白柠,先前对白柠的百般忍耐,此刻都爆发了。
一个个出言辱骂白柠,言语犀利,尖酸刻薄。
傅宸慵懒的靠在椅背上,双手环绕在胸前,墨色的瞳孔掠过一道光,他盯着白柠,有些意外。
从进门,这女孩就没看过他一眼,哪怕季家人在他面前胆战心惊,她也没丝毫害怕,全程玩手机,似乎房间内发生的一切跟她没关系。
任何人在他傅宸面前,不是讨好谄媚,就是腿软害怕。
唯独她,就坐在那,懒懒散散的,有些痞气。
面对季家人的谩骂,她连眼都不眨一下,红唇勾着,鸭舌帽下的眉眼微微抬起,那双清冷的眸子看着傅宸,立刻就穿透了他的心。
两人对视许久,傅宸收回了视线,淡淡的看了眼季老太太,不紧不慢的开口,“当着我的面骂我未婚妻,你们季家,当我不存在么?”
仅仅一句,季老太太就僵在当场。
这是什么意思?
他未婚妻?
傅宸接受白柠了?
“都给我闭嘴!”季老太太忽的朝季家人低吼一句,布满皱纹的脸有些狰狞,“给白柠道歉!”
精明如季老太太,她不会去问傅宸是不是要了白柠。
她只想把事情办的漂亮,熄了傅宸的怒火。
骂白柠最狠的季欣蕙愣住,不可思议的看着季老太太。
“奶奶,你有没有搞错,白柠在这胡说八道,得罪了傅少,你让我们跟她道歉?”季欣蕙的声音有些激动。
季老太太给她一个凌厉的目光,咬着牙,声音冰冷,“我让你们道歉,马上!”
“我……”季欣蕙还想说什么,被她爸拉住了。
最后在老太太的威严下,骂过白柠的不得不道歉,包括孙予柔。
让她给自己不要的女儿道歉,她真是倍感难堪,可她不能违背老太太的意思。
道了歉,季老太太才谄笑着问傅宸,“都是孩子们不懂事,傅公子还请原谅他们的无理。”
傅宸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燃,面具下的唇吐出一圈烟雾,眸子微转,看向白柠,“接受道歉么?”
白柠闻言,眉眼微挑,唇角勾出一抹邪气的笑,“不接受。”
“听到了?”傅宸身子微微倾斜,一只胳膊搭在椅子上,慵懒的看着季老太太。
季老太太暗骂白柠不识趣,却又不敢当着傅宸的面说什么,只好放下身段问白柠,“你要怎么才肯原谅她们?”
白柠一只手搭在桌上,撑着下巴,半眯着眼,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然后漫不经心的开口,“要不,把嘴缝起来?”
她笑着,可说出的话却让人毛骨悚然。
谁也想不到,一个十九岁的女孩会这么狠心。
不过就是骂了她几句,就要把人家的嘴缝起来,这……
“白柠,你别太过分了……”季欣蕙气的想上去抽白柠。
可她刚开口,就被人堵住了嘴。
若此刻季家人还看不出来,傅宸这是在帮白柠出气,那他们就白活了这么多年。
季欣蕙还没眼色的骂白柠,恐怕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季老太太吸了一口冷气,一双沧桑浑浊的眸子扫了白柠一眼,她抿着唇,好半响才说,“她们是做错了事,不该骂你,可这样的惩罚也太……重了,还请你放过她们一次,我这把老骨头替她们向你道歉。”
话是这样说,老太太却没一点道歉的姿态。
白柠扬了扬下巴,手指在桌面上缓慢的敲打,语气散漫,“做不到么?”
季老太太垂在两侧的手紧握着,眸里掠过一道精光。
她怎么也不会料到,她都这样放低姿态了,白柠还是不为所动。
她抬头,看了眼傅宸,见傅宸不说话,她只好弓腰,再次道歉,“对不起,请你原谅她们。”
白柠依旧撑着下巴,眉眼垂着,没理她。
气氛一度很尴尬。
傅宸掐灭烟蒂,倒了一杯水递给白柠,“法治社会,不如换个惩罚?”
他的声音很有男人的魅力,沙哑中带着点沧桑感,对任何人,都有一股自带的冷冽,却对白柠,温和了许多。
白柠眉眼微抬,他伸过来的手修长,指腹泛白,递给她杯子的同时,不经意的碰到了她的手,很温热。
她认真想了想,“也对。不如,自己扇十个耳光?”
“这个不错。”面具下,看不到傅宸的神色,季馨却看到了傅宸眼里那抹扬起的笑。
季老太太目光阴冷的瞪着白柠,牙齿紧咬,面无表情的对骂了白柠的几人道,“没听到么?还不动手?”
第6章 见面礼
季家人恨的咬牙切齿,却不敢违背老太太的意思,更何况傅宸还在这,若等傅宸动手,她们就没那么幸运了。
最后无奈,几个人乖乖的打了自己十几个耳光。
季馨看着狼狈的季家人,手指紧握,贝齿紧咬下唇,眸里一股冷色掠过。
凭什么,白柠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能让傅少替她出头?
这本该是她的。
她不允许她不要的男人替一个什么都不如她的野丫头出头。
想到此,季馨忽的站起来,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傅少,我要嫁给你,再有半年我就满十八了,不影响我们订婚。”
此话一出,季家人全都瞪大了眼,孙予柔更是惊的好半天回不过神。
许久后,她才急忙道,“馨儿,你疯了?你怎么能……”
话刚说出口,意识到傅宸在,急忙收住了。
“奶奶,爸妈,我不能让一个外人欺负你们。”季馨抿着唇,一副娇柔的样子。
季家人很感动,却没人知道,她只是不想被白柠抢了风头。
季家人在那边感动的稀里哗啦,这边傅宸和白柠连表情都没变一下,始终保持着刚才的坐姿。
江时越看了眼傅宸的神色,猛地一拍桌子,“你把傅爷当什么?垃圾么?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整个京城都他妈没人敢这么做,谁给你们的勇气?”
“可原本就是馨儿要嫁给傅公子的。”季老太太是个很现实的女人,她能管理季家这么多年,绝没有表面看着那么简单。
先前不想季馨嫁过去,一是季馨不愿意,二是她也有私心。
眼下,白柠如此对季家,她很恼火。
这丫头到底没有养在季家,骨子里一股野劲,不服管教,这样的人,让她攀上傅家这棵大树,不可掌控就算了,只怕对季家是祸不是福。
季馨肯嫁过去,对季家才是最好的。
“季老太太。”傅宸忽然起身,修长的身影被灯光拉长,他缓步到老太太面前,浑身散发着一股凌冽的气势,“我认为白柠挺好,你说呢?”
他眸子里氲染着一抹凉意,瞳孔精光掠过,声音冰冷如同寒冰霜刺骨。
那张面具的图案又很狰狞,季老太太一抬头,吓的脚下重心不稳,差点摔倒。
她立刻就明白了傅宸的意思,颤抖着身体,“是。我也觉得她挺好。”
“那就好。”
傅宸收回目光,双手插在兜里,背脊挺拔,他环视一圈,不平不淡的,“邢宇。”
包间门被推开,在外面等候多时的邢宇和几个西装保镖拎着几个箱子进来,放在桌上。
“这是我们少爷的聘礼。”邢宇打开箱子,脸上严肃恭谨,“一亿。”
老太太眉心跳了跳,嗓子有些干涩,“彩礼不是五千万么?”
“多的五千万,是额外赠送,我们少爷对白柠小姐很满意。”
季家人总算明白了,今天这场订婚宴,傅宸就是冲着白柠来的。
他来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他们要用白柠顶替季馨的事。
或许这一亿并不是傅宸看上了白柠,而是傅宸让他们懊悔自己的决定。
季家人发愣时,傅宸走到白柠面前,“感情需要培养,你觉得呢?”
白柠勾唇,笑的痞气,“我觉得可以。”
“那就明天搬来名苑。”傅宸留下这句话,带着江时越和邢宇等人就走了。
包间内,季家人的脸色很精彩,跟调色盘一样。
一桌子早就凉的菜,没人动一口。
没了傅宸在,季家人对白柠怒目圆瞪。
尤其是孙予柔,发了疯似的冲上来,“你个混账东西,我千里迢迢把你和你奶奶接过来,就是让你来对付我的么?我今天要不教训你,你就不知道什么是社会险恶。”
孙予柔说着扬起手就要打白柠,手还没挨到白柠脸上,就被白柠给捏住。
她眉毛微挑,眸里泛着冷意,声音冰冷刺骨,“把你的爪子收好,不然我就废了它。”
“你!”孙予柔捂着胸口,脸色发青,“好,好,你能耐了是吧,我倒要看看,没了季家,你怎么给你那半死不活的奶奶看病。”
白柠冷笑一声,“随你!”
这群人还真以为用奶奶就能威胁她?
她若是不愿意,谁能逼的了她来历城?
一月四十万的医药费,很高么?
多少人抢着给她送钱,也得看她愿不愿接受。
白柠懒得理会季家这些人,正要走,包间门忽然又被人推开了。
刚走出去的傅宸又回来了。
季家的人僵了僵,赶紧把自己的表情收了起来,孙予柔指着白柠,要骂的话还没说出口,就哽在了喉中。
傅宸淡淡的瞥了季家人一眼,径直走到白柠面前,他手里多了一个精致的礼盒,旁若无人的拿给白柠,“刚才忘记给了,见面礼。”
白柠挑了挑眉,接过礼盒,直接打开了。
季家人见了,心里暗暗嗤笑。
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没见过世面,人家送礼物,也不知道矜持一下,迫不及待的就打开了。
结果众人在看到礼盒里的东西后,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有人没忍住,惊呼出声,“这……这是水晶之恋?”
旁边立刻有人附和,“天呐,真的是水晶之恋,这可是著名设计师DK.L的项链,全世界就这一条。”
“何止啊,前年这条项链被拿出来拍卖,据说对方二十亿拍走了,但没人知道是谁拍走了这条项链,居然是傅少。”
有人立刻酸酸的说,“傅少居然把这么贵重的礼物送给这个野丫头,暴殄天物啊!”
听着别人的议论,季馨的脸色瞬间沉了,眸里的嫉妒几乎要冲出来。
她的心脏更是被什么东西在狠狠的敲打。
这条全世界唯一一条,且珍贵无比的项链,原本该是她的。
是她亲手把这个机会让给了白柠。
她的手指紧紧握着,红唇快被自己给咬烂。她听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就算傅宸毁容了,就算他只有两年可活。
只要她是傅夫人,她就能分得对方财产,哪怕只有十分之一,那也足够她几辈子用了。
而且,傅家没有说过,傅宸死了,她不能改嫁,几年后,她还是可以选择重新嫁人。
可……
季馨低下头,她不想去看那条项链,越看,她的心就越难受。
被季家人羡慕的白柠,只看了眼项链,就合上了盒子,脸上波澜不惊,十分平淡的看着傅宸,“要回礼么?”
第7章 可以不嫁
季家人被白柠这幅淡然的表情气的差点吐血。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就算不知道,刚才她们的声音那么大,也应该听到了吧?
她为什么还可以这么冷静?
从白柠接过礼盒,傅宸就在观察白柠的表情,她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是不知道这条项链的贵重,还是无论多贵重的东西,她都看不上眼?
想到此,傅宸冰凉的唇露出几不可见的笑,有意思。
“按规矩,要的。”傅宸垂眼看着白柠,“若没准备,可以不用。”
“这样啊?”白柠白皙的手指摸着下巴,认真想了想,她似乎没什么东西可以送人。
想了许久,白柠从她兜里掏出一个很小的陶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褐色的药丸一样大小的东西,“送你这个吧。”
挺吝啬的,就给了一粒。
傅宸盯着那颗不知道什么的丸子,冰凉的唇没忍得住抽了两下。
还真是……
白柠见他不接,挑眉,“看不上?”
傅宸咳了一声,接过她手里的东西,“挺不错。”
“我送的东西,没差的。”白柠把双手插进兜里,“别看它小,这玩意挺值钱。”
白柠想了想,很认真的说了一句,“比你那条项链值钱。”
季家人从白柠给傅宸拿了一颗不知什么的东西出来后,一个个都傻了。
全部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过来。
就连挺包容白柠的季易安此刻也有些懵。
这白柠……
没给傅少准备礼物,她们季家可以准备,可她手里拿的拿什么东西,居然拿这个当见面礼送给傅爷。
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白柠!”孙予柔从震惊中回过神,没忍得住,怒吼了一声,“你要把我的脸丢到什么时候?给傅少的见面礼,你怎么能拿这个……”
这他妈是什么东西?
孙予柔认为自己快被白柠给逼疯了,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
季欣蕙本就恨白柠,忍不住嘲讽,“没见过……”
世面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季欣蕙就看到了傅宸阴冷的脸,适时的止住了。
到嘴边的话,来了个华丽丽的大转弯,“你知不知道这条项链多少钱?”
白柠淡淡瞥她一眼,“你刚刚不是说,二十亿?”
“既然知道是二十亿,你还送傅少这个?你这东西值二十亿?白柠,我们季家不是准备不起见面礼,可你不能拿这么寒酸的东西磕碜傅少吧?”季欣蕙幸灾乐祸。
最好是把傅少给得罪了,不娶白柠,才好。
看她还拿什么在季家嚣张!
季老太太也是气的不行,可终究还是压制心里的怒气,弓着腰对傅宸道,“抱歉傅少,这孩子刚从乡下来,不是很懂规矩,见面礼我们季家会准备好的。”
这件事是她的疏忽,原本以为这种形式的联姻,傅少不会在意,也不可能会给见面礼,她就没让人准备。
眼下真是丢了人。
白柠丝毫没在意季家的话,很无所谓的看着傅宸,“不要可以还我。”
“为什么不要?”傅宸对白柠的兴趣越来越深,说话时,眉眼都带着笑,“这是什么?”
“可以救命的东西。”白柠眼睑微抬,眸子紧盯傅宸。
傅宸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僵,视线跟白柠触碰,眸子几不可见的眯了起来。
好凌厉的目光。
她看似漫不经心的在盯着他看,实则那双眸子很具有侵略性,尽管他带着面具,仿佛依然能够穿透面具,看到他的脸。
两人对视良久,傅宸收回视线,笑了,“的确比我的项链值钱。”
季家人听闻,都瞪大了眼睛。
傅少这是怎么了?
那东西明显很廉价,他怎么还说比水晶之恋更值钱?
傅宸把东西揣进兜里,垂眸看向白柠,“你要走么?我送你!”
温和的嗓音,如沐春风。
“行。”白柠一点都不拿自己当外人,很不客气的转身就走。
留下季家人在原地凌乱,愤怒。
“奶奶,真的要白柠嫁给傅少吗?她还没嫁就这么嚣张,若真是嫁了,岂不是要骑到我们头上来?”季欣蕙咬牙切齿的开口。
她刚刚都快被白柠气疯了,可对方仗着傅少在,她又不敢拿人家怎么样。
季老太太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她看向季馨,眸子冷了几分,“馨儿,你真的想嫁给傅少吗?”
季馨抿着唇,眼里的嫉妒几乎要喷出来,但在季老太太面前,敛住了她的嫉妒。
她点点头,轻声道,“是的奶奶,姐姐毕竟没有养在我们家,对我们没感情,如今仗着傅少的身份这么欺负你们,我看不过去,我也是季家的孩子,也该为季家做点什么。”
“好。”季老太太很满意的笑了,“我果然没有白疼你,这样吧,我们先回家,这件事我来想办法。”
对老太太的决定,季家没人说什么,都跟着她回家了。
送白柠回去的路上,傅宸让江时越和邢宇先走了。
他开车,让白柠坐在副驾驶位。
一路上,白柠靠在座椅上,一直在低头玩手机。
路光偶尔掠过,给白柠本就清冷的脸上增添了光彩。
“若是不愿意,我可以取消婚约。”车子行驶到一半,傅宸侧首,看了眼白柠,不平不淡的开口。
白柠刚打开一局新的游戏,闻言,抬头,挑眉看他。
傅宸握着方向盘的手指,骨节分明,指腹泛白,他停了车,身子微微倾斜,薄唇微启,“你若是被逼,可以选择不嫁。”
白柠手搭在窗户上,撑着脑袋,声音懒散,“听说你挺有钱的。”
“比一般人有钱。”傅宸打开窗户,点燃一根烟。
“也挺有势的。”白柠的声音很轻,仿佛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一般人不敢惹。”傅宸吸了一口烟,吐出眼圈,他微微侧首,深邃的眸子掠过一道光。
白柠点点头,眉眼低敛着,“我缺钱,也缺势。”
傅宸手上的动作一窒,随即勾唇,“行。”
扔掉烟头,重新启动车子。
他没有送白柠回季家,先带她去吃了饭。
晚上的饭局,傅宸和季家人都没吃饭,他猜想小姑娘应该饿了。
饭后把白柠送回季家,白柠让傅宸把她放在季家门口。
等待傅宸的车离开,白柠才眯着眼,转身去了历城中心医院。
阅读全文地址
白柠傅宸小说替嫁娇妻:傅爷宠妻甜入骨全文免费阅读无删减_我爱看小说阅读网

相关推荐

我们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从网页或文档中复制文字时,背景色也一并被复制了下来,使得粘贴后的文字难以阅读。那么,如何去掉复制粘贴文字的背景色,让文字更清晰、更易读呢?本文将为你详细解答。 复制粘贴文字的…

当年玩《暗黑破坏神2》最绝望的事是什么呢? 和BOSS拼命之前忘记放回城卷,结果被打死之后还要跑步去捡尸体,一个运气不好被路边一个杂兵又给干死了; 多死了几次之后脑袋一热退出游戏,这下好了,剩下一个没…

我的双胞胎宝宝去年3月出生,妹妹出生后第四天护理阿姨发现妹妹的尿不湿上面有些许血丝,告知护士医生后,妹妹就住进了新生儿科,直到第六天我和哥哥出院,妹妹都还不能出院。 出院后几天,医院打电话来让送母乳,…

爱他美奇迹系列在2020年面世,分别有澳洲版绿罐,以及香港版蓝罐、白罐,奇迹系列走的是高端路线,不少人来后台留言问:爱他美奇迹系列怎么样?有什么区别?哪个更值得买?下面,各位看完我的解读分析就会有答案…

点击右上角“关注”,每天获取职场经验、企业管理知识!轻课CEO,坚持无干货,不分享! 以前中国人称呼生意人的称呼很简单,就是老板。改革开放后,外国公司进入中国后,不但带来了新的经营理念,还带来了全新的…

俗话说“数量重于质量”。但 Dieline 奖 2023 年度最佳工作室得主每年都证明,事实上,您可以同时拥有精心设计的包装和众多奖项。年度最佳工作室颁发给在竞赛中所有类别中获得最多总体胜利的工作室、…

《指鹿为洋》番茄小说甜宠结局he,暗恋 mx 总裁在左手无名指上纹了字母sz 时常盯着发呆,他的朋友调侃着询问道“是女朋友吗?” 语气生成的回答道“不是女朋友,我还没有把她追到手。” 得知女孩要来自己…

【 爱情麻辣烫 】 导演: 张扬 编剧: 刘奋斗 / 刁亦男 / 蔡尚君 / 张扬 / 皮特·洛尔 主演: 高圆圆 / 徐静蕾 / 邵兵 / 濮存昕 / 吕丽萍 / 更多... 类型: 剧情 / 爱情…

马上4月份了,给大家推荐6个值得去的地方,希望你们能喜欢 一、云南.西双版-浪漫的边陲小城 这座边陲小城特别适合情侣闺蜜旅行,穿傣服,做傣妹,万人齐聚泼水狂欢 西双版纳旅游推荐景点 般若寺 很漂亮,最…

自用的TP-Link路由器好几年了,最近三天二头重启才能正常连接。正好手头上有台Buffalo WZR-HP-G450H无线路由器,正好可以替换掉老的TP-Link。 我的教程适合电脑小白和11、12…

《英雄联盟》S5赛季的季前赛如期来临,不少撸友闷头扎进了这场声势浩大的季前赛大军中。每年的LOL季前赛总会有很多的朋友疑惑季前赛的相关问题,比如为什么会有季前赛?我在季前赛中所打的所有比赛对我之后的正…

自从有了内置GPS(全球定位系统)的智能手机,普通人在城市,荒野穿行时不再迷路,如果您认为GPS的功能仅限于此,那就大错特错了。 GPS工作原理图 GPS系统由一组卫星组成,这些卫星将信号发送到地球表…

丹麦王国(丹麦语:Kongeriget Danmark;英语:The Kingdom of Denmark),简称丹麦(Denmark),北欧五国之一,是一个君主立宪国,拥有两个自治领地,法罗群岛和格…

在夸张版的 SmackDown 中,凯文欧文斯被揭露为 Team Brawling Brutes 的第五名成员,这让 The Bloodline 非常懊恼。 此外,Ricochet 和 Butch 获…

一旦宝宝发烧,很多父母都会担心宝宝“烧坏脑子”、“烧出肺炎”,但其实只要宝宝精神状态良好,温度在38.5℃以下,父母可不用过于担心,也不必急于吃药。 一般情况下,如果宝宝发烧不超过38.5℃,父母可以…

阳光,海岸,香车,美人…… 与敞篷跑车联系在一起的词汇总让人浮想联翩。 在普通人的印象里,敞篷跑车总是给人一种昂贵,且遥不可及的感觉。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根据权威媒体的测评,我们为你介绍四个类别的最佳…

最近,《权力的游戏》中“龙妈”的扮演者在社交平台发布自拍,竟然被一些网友骂又老又丑,年纪大了,全然没了年轻时的美貌。 互联网上因此展开了一场激烈的骂战,有人恶毒评价她的外貌,也有人维护她,双方你来我往…

"啊,我的电脑系统怎么又出故障了!!!"一听到这些长叹,韩博士就知道肯定是这位小伙伴的电脑出现故障问题了。对于这种经常性出现故障问题的小伙伴来说,重装系统应该已经算得上是家常便饭了。不过如果是第一次碰…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需要将一些文件在不同设备上进行互传。今天我们主要来讲述两台电脑之间怎么互传文件,小编总结了3点,一起来看看吧! 第一、U盘/硬盘 U盘和硬盘是我们日常使用最多的外接储存设备,也是…

最新一期由佰草集冠名的《出发吧爱情》一向以高战斗值而突出的吴京谢楠夫妇,居然在花前月下上演了一场星月般的浪漫约会。身为武术冠军的吴京不如别的丈夫那般会弹着吉他唱歌送玫瑰,紧张得不能自已。遵循着做自己就…